周郢:名震中外的泰山文化“解谜人”
发布人:王勇  发布时间:2018-09-26   浏览次数:256

一位年少成名的偏科奇才,一位勤勉治学的文化学者,一位蜚声海内外的泰山文化使者。他就是著名的泰山文化学者、泰山学院泰山研究院研究馆员周郢。



家学深厚,少年成名


周郢出身书香门第,家学深厚。父亲周竞是儿童文学家,毕生致力于少年儿童教育事业,人称“故事大王”。周郢自幼喜欢听父亲讲历史故事、神话传说和童话故事。由于家庭的熏陶,周郢爱好文史,但凡历代史书、四大名著、唐诗宋词,他都读得津津有味,甚至能背诵《红楼梦》中的大段诗词。

11岁时,周郢对戏曲史上的一个小问题提出质疑,并大胆“作文”,径直投向权威刊物《戏曲艺术》。没想到主编对文章赞赏有加,不仅予以发表,还特意加了“编者按”,夸赞他的探索求真精神。

处女作的发表让少年周郢更加痴迷文史,导致偏科严重。后来的周郢便放弃升学,走上了一条艰辛的自学成才道路。一次偶然的郊游,在他的心中埋下了研究泰山文化的种子。1984年深秋,周郢路过萧家林,牌坊耸立、石仪巍然的景象让他对墓主明代名臣萧大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要探究一下这位泰山名人的历史真相”。少年周郢逐渐萌生了“著书梦”, 从此他刻苦自学,开始了漫长的“求证解谜”治学之路。

几年间,周郢勤奋研学、虚心求教、博采众长,在泰山文化研究领域建树颇丰:在《刘氏族谱》里找到了岱庙壁画绘者史料,印证了壁画的创作年代;在乾隆年间刊行的的泰安府、县志上找到了曹雪芹之父驿站案件的详细记录,为研究曹雪芹家族败落提供了新线索……出版了多本专著,发表了几十万字的论文,多篇文章发表在《人民日报•海外版》《文博》《红楼梦学刊》等报刊杂志上,赢得了文史学界和社会媒体的广泛赞誉。



结缘泰院,勤勉治学


“治学路上最大的机遇是破格调入泰山学院。这座山东省内最具灵气的高校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宽松的治学环境和敢为人先的进取精神,为泰山文化研究提供了平台与保障。” 周郢说。

因成果卓著,泰安文史界的一批学者、政协委员曾联名提案,向政府举荐周郢,但因“学历”“资历”等条件限制,未被录用。父辈们也曾集合了周郢的学术成果,向诸多高校申请破格入学。得到的答复如出一辙——承认成果,但不敢打破高校的录取“规定”。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 1997年,27岁的周郢被泰安师范专科学校(泰山学院前身)作为优秀人才破格引进;几年后,他凭借高尚的师德、严谨的治学和丰硕的科研成果,连续破格晋升为副研究馆员、研究馆员。

在泰山学院,周郢如鱼得水,孜孜不倦地驰骋于泰山文化研究的“自由王国”,逐渐成为著名的泰山文化“解谜人”。

周郢的研究视野开阔,纵横捭阖,他常把泰山历史文化作为中华文明的缩影,放在古今中外的人类文明中进行实证式的探究、解谜。《泰山与中华文化》《名山古城》《泰山国山议》《泰山志校证》《碧霞信仰与泰山文化》……从周郢出版的诸多著作题目中,便折射出他的治学追求与学术境界。

周郢像是泰山脚下的“古墓奇兵”,走遍了泰山周围的村落阡陌、山岭野坡,常年奔波于各地文史单位和文物出土地,挖掘文化遗产,求真解谜。他发现或鉴定的徂徕山成吉思汗圣旨摩崖、泰山红门《心经》摩崖、经石峪明代进香题记、岱庙“替道”题名碑、清初香税职官题名碑等,都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特别是他在灵岩寺明人程鹏起诗碑中,发现了明代壬辰之役中明廷拟“借兵暹罗”征伐日本的内容,并将这一重要史料写成论文刊发在《历史研究》。此项学术新发现引起中外学者的高度关注,韩国顺天乡大学教授朴现圭特来泰山进行了深入考察。

周郢还将视野拓至域外,远涉重洋,访求泰山文化研究资料。赴韩国讲学期间,他依据韩方提供的有限资料,准确推断出今年龙潭水库中掘出的残字石刻,乃是近代韩儒李宁斋“笑啼岩”摩崖遗存,令韩国教授敬佩不已。访学德国期间,他查遍各大图书馆,复印回10余种近代德文泰山文献,极大推进了泰山与中外文化交流的研究。

苦心人,天不负。满怀热忱致力于泰山文化研究的周郢著作等身,成果丰硕。他主持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1项;出版学术专著10余部, 在《历史研究》《中国史研究》《世界宗教研究》《民俗研究》《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故宫文物月刊》《史学汇刊》《曹雪芹研究》等学术刊物发表论文200余篇;荣获全国优秀古籍图书奖及省、市社科优秀成果奖等多项奖励;许多成果被翻译成英、日、韩、越等语种出版。著名学者复旦大学陈尚君教授高度评价周郢称,“周郢君以前二十多年为泰山文献和历史研究作了极其可贵的努力,现在自觉地认识到今后开拓进取的目标,以他的才分和努力,以他依然年青的体魄和激情,我相信他还会取得更杰出的成就,为‘泰山学’的研究奠定基石,开拓方向,取得具有世界意义的建树。”



文化使者,蜚声中外


“泰山之德性,实与吾国民族精神及固有文化完全吻合。”(易君左语)泰山文化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结晶,泰山不仅仅是一座自然之山,更是中国人的精神之山与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

为了传承与弘扬泰山文化,周郢进行了许多创新。他把研究成果转化成生动有趣的故事,与中央电视台12频道合作,在《法律讲堂》文史版中开设泰山奇案系列讲座。“用泰山奇案这个角度切入泰山文化,讲泰山历史上发生的大案、奇案、要案、悬案、疑案。用一系列案件梳理出泰山历史的变迁,泰山文化的脉络,这样便于观众接受与传播。这是我们介绍泰山历史文化的一个新尝试。”周郢说。

周郢在泰山学院开设了《泰山文化概论》公共基础课,与同道者开展了泰山文化进校园活动,把博大精深的泰山文化用通俗的语言,喜闻乐见的方式,介绍给青年学生们。他先后走进北京大学“百年讲堂”、国家图书馆“国图讲坛”、山东省图书馆“大众讲坛”等各大讲坛与媒体,多层次普及泰山知识。

周郢还先后赴韩国、日本、德国、越南等国进行学术交流。在德国,周郢为海德堡科学院“泰山石刻工作坊”全体成员作了经石峪景观变迁的学术报告,受到与会学者的高度评价。《泰山经石峪明人镌刻“大学”考》还被列为该院所编《中国佛教石经》(山东泰山卷)卷首导论之一。韩国庆尚大学南冥学研究所所长崔锡起教授高度评价了周郢的研究成果,他说:“泰山文化研究的众多成果与丰富经验,对日后各国名山文化的研究具有重要的启发与借鉴意义。”



“一入泰山,不啻翻阅吾民族之辉煌史页。中华民族精神者,舍泰山而外,将何所求!吾愿穷毕生心力,将泰山学发扬光大。”周郢说。传承、弘扬泰山文化,一直在路上!